Wisteria_苒

【真矢中心/迷宫】空缺

1.以真矢为主视角的第一人称

2.后半段节选了几个Revue片段,有大量原台词,有些进行了删减修改

3.脑洞其实在第一次看完动画第十集的时候就有了,后面在逐步完善下才诞生这篇,有一定时间跨度所以行文风格可能有一点小差异

4.看了OVA2后增加了一小段,真的非常心疼首席,但也因此感谢官方对于角色设定的补充

5.只看过动画和OVA,文章设定和漫画及其他设定可能会有小的出入,还请谅解

6.因为个人习惯,称呼用的都是日语

7.以上没问题的话,祝食用愉快



他人的目光、掌声、喝彩、各种奖项,

这些是从很久很久以前就一直伴随着我的东西。

『天堂这个年纪就这么厉害了,以后一定会成为像父母一样出色的演员!』

『父母都很厉害呢,真矢不愧是名门出身,以后也不能辜负了天堂家的盛名啊。』

不认识的大人的赞美也从没有停止过。

『真矢,每日的练习是必不可少的,这都是为了未来的成功。』

『真矢,作为天堂家的继承人,每天都要更加努力才行。』

父母对我的期望始终如一。

但是,这一切都是「天堂」这个姓氏赋予我的。

这一切都是父母耀眼的光芒带给我的。

如果没有了「天堂」这个姓氏,我还会是他们眼中的那个「真矢」吗?

还是说,我的一生都会笼罩在父母的光芒中,永远无法从中逃脱?

从小就在日复一日的练习中度过。

没有可以交心的朋友。

连对与我关系最近的父母撒娇也不可以。

唯一指引我前进的目标就是延续天堂家的荣光。

但是,如果我不是「天堂真矢」的话,

我是不是一无所有呢?


这是和以前完全不同的光景。

老师和其他大人的赞美没有改变。

父母的期盼也没有改变。

但其他的一切都变得完全不同了。

同期生眼中的不再仅仅是羡慕与钦佩。

取而代之的是嫉妒与猜疑。

『一个新生首次演出就被分配到了一个主要角色,不觉得很奇怪吗?』

『是那个天堂家的吧?莫非是走了什么关系?』

『听说以前就得过很多大奖了,肯定是沾了父母的光吧!』

『舞台演出这种事不应该凭实力说话的吗?没想到也有这样的内幕!』

不同年级的合作演出角色公开后,这样的私下谈论比比皆是。

明明选拔比赛和结果公布都是对全校师生公开的。

但是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应对,应对别人猜疑的目光……

我还是像儿时那样,没有可以交心的朋友。

或者说,我根本连一个朋友都没有。

这种事情去找父母的话……绝对不可以。

父母一直都很忙,怎么可以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情去和父母商量。

……我唯一能做到的,只有更加努力,用实力证明自己。

绝对不可以玷污了「天堂」这个姓氏,绝对不可以玷污了父母赋予我的荣光。


故意的无视、被偷偷藏起来的衣服、放在鞋子里的图钉。

无论我多么努力,无论我的演出多么完美,

这些都不会有所改变。

反而会变本加厉的发生在我的身边。

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从小到大唯一的目标就是成为Top Star,以此延续「天堂」的荣光。

是因为成为了学校里的Top Star吗?

无论何时,Top Star都只会是独自一人。

就像人人都了解世界第一高峰,却鲜有人知晓世界第二高峰。

如果要保持第一的话,也不可避免地和其他人产生隔阂。

也就是说,事情会变成这样都是我应得的。

成为Top Star必须付出这样的代价。

我已经……别无选择了啊……


圣翔音乐学院入学考试

眼前的女孩向我发出了一起做拉伸运动的邀请。

是认识我的人吗?会像初中时的同学那样刻意做一些恶作剧吗?

不对,她的眼神里只有向我发出挑战的纯粹的热情。

不知为何,我对她充满了信任,答应了她的邀请。

她的面容很熟悉……仿佛和记忆深处的某个面容重叠了……


我想起来了,那是小时候在电视中看过的一个童星。

她以前演技就很精湛,既充满童真,又富有力量。

父亲也对她赞不绝口,似乎也曾给她颁发过「日本演剧艺术大赏」的最佳女主角奖。

她的演出有很强的感染力,能给人极大的鼓舞。

她是我在日复一日孤独的练习中唯一的精神慰藉。

她是我灰暗的童年生活中一抹亮丽的色彩。

我想起来了,她的名字——

西條クロディーヌ


第99回圣翔祭 99期生Starlight公演

来到圣翔音乐学院已经快一年了,A班与B班共同创造了这个梦幻般的舞台。

这一年里,我也结识了很多好友,尤其是共同出演Starlight的几位。

以『舞台少女日々進化中』为信条的愛城さん、总是非常关照愛城さん的露崎さん、每天都在进行特训的星見さん、为了大家而刻意隐藏实力的大場さん、看起来懒散却拥有不凡实力的花柳さん、负责照顾花柳さん的石動さん……

还有她——西條クロディーヌ

大家都很厉害,多亏了幼时的训练,我才能在这里依然保持同期生第一名。

而她,西條さん,一直保持着同期生第二名。

正因为她一直追逐着我,我才能一直保持最优秀的自己。

在这里,我可以不再拘泥于「天堂」这个姓氏,而是作为「真矢」去追寻自己的Top Star

公演结束后,看着舞台上大家的笑容,听着舞台下观众们的喝彩,

我能来这里,真是太好了。

『我没有输!』


“お持ちなさい、あなたの望んだその星を。”

从未听闻过的地下剧场,突如其来的长颈鹿。

「成为Top Star的话,能称为永远的主役,登上任何想去的舞台?」

在这样的选拔里取胜的话,就可以实现了吧,我从小到大的梦想。

超越父母的光辉,延续「天堂」的荣光。

不对……这真的是我的梦想吗?

我真正的梦想是什么?

我想要登上的……到底是什么样的舞台?

感觉心里好像缺少了什么。

不是从现在开始缺少的,而是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一直缺少的东西。

『你要参加选拔吗?』


就好像是本能一样,我参加了长颈鹿的选拔。

虽然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东西,但必须得成为Top Star

眼前是被我打败的,她的身影。

她的眼神里,一如继往地充满了追逐的热情与失败的不甘。

「梦不是自己做的,是带给他人的。」

我明白了,我的梦想,从来就不是自己的所有物。

「在顶峰闪耀光辉的星,只会是一颗。」

无论何时,Top Star都只会是独自一人。

「Position zero」

「This is 天堂真矢」

西條クロディーヌ,其实你一直追逐的,只不过是一个空壳罢了。

一个没有了他人的期待就无法生存的空壳。

一个一旦失去了第一的位置就失去了存在意义的空壳。

「天堂真矢」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可笑的空壳。


「愛城華恋、你为何参加Revue?」

说着要每天进步,却一直保持着懒散的样子。

『当然是为了成为Star!和ひかりちゃん一起!』

「一起?」

无论何时,Top Star都只会是独自一人。

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若你摘得小的星星,你将得到小的幸福。」

「若你摘得大的星星,你将得到大的财富。」

「可作为代价,你又献出了什么?」

一直以来的付出、痛苦的回忆、心中的不甘,全都涌上了心头。

「舞台上的Star只有一人,大家去追求、向往、渴望、争夺。」

大家都那么努力,舞台却必须分出胜负。

「她献上了,她割舍了,那是挑战星辰的崇高意志。」

她——西條クロディーヌ,是她热情的追逐让我意识到自己心中的空缺。

「正因如此,我……」

我必须得成为Top Star,到那时我才能填补自己的空缺。

「我一个人也是Star!」

哪怕又会变成独自一人也在所不惜。

「在顶峰闪耀光辉的星,只会是一颗」

只有Top Star,只有我梦想的舞台能填补我的空缺。

我始终这么坚信着。

哪怕我并不知道自己梦想的舞台是什么样子。

「Position Zero」

「This is 天堂真矢」

『我没有输!』

不知为何,她常挂在嘴边的这句话又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还有她目光中的不屈的坚毅。

「她那热情的火焰……」

始终温暖着我。


掉落的纽扣。

落下的帷幕。

凝固的气氛。

『Revue Duet,到此结束。』

『慢着』

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沉重的氛围——

『输的人是我,只是我而已!』

她拔下了属于她的纽扣。

『天堂真矢没有输,没有输给任何人!』

在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

为什么呢,我以前居然那么傻。

就算「天堂真矢」不再是第一,也还是天堂真矢啊。

天堂真矢从来都不会失去存在的意义。


「Lève-toi,Claudine.」

「有你在我的身边,我一定可以飞得更高。」


天堂真矢的空缺,并不是什么Top Star

是她,是西條クロディーヌ,填补了天堂真矢心中的空缺。


【蕉中心/蕉真矢】无限重演

1.以蕉为主视角的第一人称

2.循环第七集的产物,大量原台词出没,有些台词进行了删减修改

3.主要是想体现蕉在无限重演中的心境,个人印象中的蕉既温柔又有些占有欲,为了体现出来这点所以选了蕉真矢

4.因为个人习惯,称呼用的都是日语

5.少歌处女作,以上没问题的话,祝食用愉快




第99回圣翔祭 99期生Starlight公演结束


最棒的舞台、大家的笑容、观众的喝彩,这一切都是那么美妙。


可是,再也没办法回去了,这最美好的时光。




庆功宴上的大家都很高兴,我想要把这一切都记录下来。


我只要见证大家幸福的一切就好了。


突然,大家的声音传来,大家的视线也汇聚在我身上。


『なな真的很厉害,什么都能做!香蕉玛芬也很好吃!』


『なな就像大家的香蕉一样!』


『又甜又温和又充满营养,还能治肩酸呢!』


『那以后就把なな叫做BANANA吧!』


大家都附和着。


感觉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不清了。


『咦?なな?你怎么了?我不小心说了过分的话吗?』


「不,不是这样的,我这是高兴。」


「我能来到这个学校,真是太好了。」


「大家一起打造的舞台,是这么开心、幸福和闪闪发光。」


「我不会忘记这舞台,不会忘记第99回圣翔祭Starlight。」


我找到的,永远的同伴和命运的舞台,在这一天诞生了。




新的学期,却有两位同伴永远地离开了这个舞台。


『没想到升上二年级,作为班长最初的工作是这个……』


这么说着,純那ちゃん取下了她们的姓名牌。


『为了打造更好的舞台,我们必须继续前进。』


純那ちゃん的眼神还是那么坚定。


但对我来说的最棒的舞台已经再也回不来了。




终于开始了,第100回圣翔祭公演主役的甄选。


看着大家积极参与的样子,我就非常开心了。


必须得记录下来,与大家度过的一点一滴。


哪怕主角不是我也没有关系。


不记录下来的话,就一定会再次消失的。


一旁的真矢ちゃん看着我,眼神中是我不能理解的情感。


『大場さん、稍后能占用你些许时间吗?』


「好的……?」




我和真矢ちゃん走出了教学楼,一起在庭院中漫步。


「第二次甄选啊,我还没什么实感。」


我并不想要改变啊,我想要的只是第99回的公演。


哪怕那是不可能实现的。


「毕竟我们的Starlight还历历在目。」


「大家一起打造的、最棒的、我们专属的舞台。」


路过的大家和我打着招呼。


但总觉得内心空荡荡的。


「和那同样的舞台,已经打造不出了吗?」


『就算同样的成员、同样的演员,也不可能再复制一模一样的舞台。』


真矢ちゃん、你说的事情我都知道哦。


「这我也知道。」


但是我还是想要回去啊,第99回圣翔祭的Starlight公演。


A班和B班一起打造的、我们8人演绎的最棒的舞台。


『她俩已经做出了选择。』


不要再说了,真矢ちゃん。


『肯定有过我们所不知道的,强烈的苦恼、绝望和愤怒吧。』


『我曾说过吧,以主角为目标挑战甄选。』


『面对认真挑战也无法战胜的对手、拼尽全力也无法实现的愿望,有些人选择了离开舞台。』


不要再说了……真矢ちゃん……不要再提醒我了。


即使我已经知道那是无法回去的时光。


『可明明有着得天独厚的身躯、响亮的嗓音、环视整个舞台的广阔视野,可是……你却为何……』


诶……?我……?


『如果你是由于想当“大家的BANANA”所以不使出全力的话,我……』


真矢ちゃん……你在说什么?


『大場なな,我不会原谅你。』


不行啊……大家也好,真矢ちゃん也好,为什么不愿意承认这样的我呢?




那次Starlight,就是最棒的最爱的……


“お持ちなさい、あなたの望んだその星を。”




「Top Star?」


突然出现的长颈鹿说着我完全不能理解的东西。


「不好意思,我对这个不感兴趣。」


主役什么的我根本不需要。


我只想要再次看见闪闪发光的大家。


「能登上任何想去的舞台?」


「就算想触摸也再无法触及的,充满闪耀的耀眼舞台?」


『你要参加选拔吗?』




『这就是……你的真正实力……』


真矢ちゃん……是最后一次Revue了吧?


『是什么……改变了你?』


我打败了真矢ちゃん……这样的话……我就是Top Star了吧?


「耀眼吗?我感到耀眼。」


第99回公演,最棒的舞台。


『是什么将你……』


终于可以回去了吧?第99回的Starlight……


「无法触及」


就算想触摸也再无法触及的,充满闪耀的耀眼舞台……


『变得如此……』


真矢ちゃん的声音……消失了……


「Position Zero,无法触及,因而耀眼。」


『成为Top Star的你,所期望的命运之舞台是什么?』


长颈鹿……终于要回去了……终于能够回去了……


「第99回圣翔祭,Starlight的重演。」


「如燃烧宝石般的闪耀,如闪亮彩虹般的幸福时光。」


「再一次,我仍感到那舞台耀眼。」




还在对Starlight感到兴奋的大家。


还在叫我大場さん的純那ちゃん。


还未到来的第99回圣翔祭,99期生的Starlight公演。


我回来了。




「明明触及了,却还是耀眼。」


『虽然已不知是多少次了……』


不管多少次,这个舞台还是这么的耀眼。


不管多少次,我都会继续重演。




『大場さん、稍后能占用你些许时间吗?』


这个也已经是不知道第多少次了。


『可明明有着得天独厚的身躯、响亮的嗓音、环视整个舞台的广阔视野,可是……你却为何……』


明明每次真矢ちゃん都会被我打败呢。


真矢ちゃん想要的是能认真和自己对峙的对手吧。


『如果你是由于想当“大家的BANANA”所以不使出全力的话,我……』


明明已经有一直在身后追赶的クロちゃん了呢。


真矢ちゃん、真是贪心呢。


「即使我会打败真矢ちゃん也没有关系吗?」


『诶……?』


回答做出了改变的我。


露出了从没见过的讶异表情的她。


「真矢ちゃん是99期生的首席呢。」


「一直以来都那么努力,也一直都那么闪耀。」


「真矢ちゃん其实很讨厌失败对吧?」


回忆起了见过无数次的,真矢ちゃん被自己打败时的神情。


「我只想一直见证真矢ちゃん的闪耀啊,我不想打败真矢ちゃん,我不想亲手夺走对真矢ちゃん来说最重要的东西。」


……一不小心就说了谎话。


虽然我没有夺走真矢ちゃん的闪耀,但我却无数次夺走了本该属于你的Top Star。


「所以啊,真矢ちゃん……不要再说下去了……」


对不起呢,真矢ちゃん。


我只是想看见闪闪发光的你再次站在那个舞台上。




『这就是……你的真正实力……』


对不起呢,真矢ちゃん,我说谎了。


『是什么……改变了你?』


对不起呢,真矢ちゃん,我明明说过不想打败你的。


「耀眼吗?我感到耀眼。」


『是什么将你……』


对不起呢,真矢ちゃん,我又一次夺走了本该属于你的Top Star。


「无法触及」


『变得如此……』


对不起呢,真矢ちゃん,我好像有点沉溺进去了。


「Position Zero,无法触及,因而耀眼。」


一次次被我打败时你的神情。


这一次有一点点不一样了。


是因为我在这次重演中说了那样的话吗?




「第99回圣翔祭,Starlight的重演。」


重演,开始了哟。


又可以看见了,我永远都无法触及的耀眼的你。